返回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圣者无情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恢复力量的魔河蜀辞,那双蒙蒙难以窥清的双眸深不可测,她抬首看了一眼天际,托着下巴思索道:

“寻找通往暗黑大陆的入口,尚需要些时日,这些百家仙门里出来的修士就跟苍蝇似的惹人心烦,要不要吾辈帮你灭了这群不知死活的虫豸?”

百里安迎风立于山石之上,眉心灵台闪烁,他以此身化为一片小天地,磅礴的精神力自他神府之中如雨如雾地散发出来。

他正在以精神力捕捉寻找通往暗黑大陆的界限。

听着蜀辞等待不耐时暗藏杀机的发言,百里安睁开眼眸看了她一眼,无奈道:

“何必主动去招惹麻烦,妄动杀劫染业果?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当真遇上那种不死不休的人再出手不迟。”

蜀辞生而为妖,修道成魔,杀人屠城全凭心意,骨子里都早已黑透。

经历无数大小战争的魔头,又怎会在意自己是否会身染业果滥杀无辜。

曾经亦有渡化苍生为己任的佛门圣子,试图以慧心慧眼渡化蜀辞这样的大魔头。

如今那佛门圣子的骨灰蜀辞都不记得她随手而扬在哪个海域里去了。

蜀辞身魔心邪,魔界上下,谁若是敢同她唱反调,质疑她的决定,甚至不知死活的来教她做事。

话都还未说全,心窝子都怕是直接给掏了个对穿孔。

可是此刻,她披着宽大的黑色斗篷蹲坐在一旁不远处的山石上,没有神采的麻木眼神冷漠,立在头顶上的两只狐狸耳朵也在不耐烦的抖动着,似在无言嘲弄着百里安的胆小怕事。

可她到底是收起了那一身暗藏的杀机,除了无聊般的用雪白娇小的赤足在地上滚了一坨雪团子来回踢着给自己解解闷外,倒也老老实实的守在了百里安身边。

她哪里都没有去。

未过多久,百里安收回外放的神识,缓缓舒了一口气。

蜀辞抬首问道:“找到了?”

“嗯,找到了。”

蜀辞哦了一声,道:“倒是比想象中的顺利好多。”

“是啊,比想象中的顺利很多。”

顺利到,让百里安觉得这一切未必能够如此轻易的就此结束。

……

……

西北海域之上,白银门依旧破旧而沉重地半斜倾塌于深海之中。

仙尊祝斩的法相金身已经撤去,化为一座巨大的金色莲台悬立于天地之间。

仙尊祝斩宛若神像般立于莲台之上,仙人匍匐如云,上界清气自天穹倒灌入人间海域之中,如落下一场倾世的灵流之雨,滋补修复着那尊破损严重的白银门。

看着形势,上清仙界三十六天宫的天脉灵气怕是为了修补这白银门,都得尽数枯竭,没有个百八十年时间,三十六天宫难以恢复鼎盛时期的状态。

十方城外,尚未离去的人间修士惴惴不安,以肉眼看去,那位仙尊祝斩虽宝相庄严,仍旧是一副千年古山巍峨的威严模样,看不清喜怒。

可人间发生如此大事,万年来都不曾显圣人间的仙尊祝斩却是不得不以仙身位临人间这般时日之长。

他以圣者之躯落人间,红尘浊世根本难以承载他那尊盛之躯,若他心神稍有松懈,六道秩序轮盘将会出现极大的错乱。

尽管隔着山海琼瑶,修士们也能够清楚知晓,这漫天仙神此刻正顶着极为可怕的天地法则,承受着莫大的压力停留人间,修补白银门。

可本该正法的尸魔,至今都未传来已经伏诛的消息。

人们心中开始疑惑起来。

这天上四名白仙,甚至加上一名实力在丰虚之上的金仙雀柳,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竟还未得手?

尸魔王族在人间如此大闹一场,还将禁忌九门之一的白银门毁得这般彻底,将天上仙神都惊动下界。

闹出这般动静,若是还能完好无损地回到暗黑大陆,那对于仙界而言,可真是奇耻大辱。

就在众人远远巴巴相望天上群仙辉灿奇景的时候,又是一日星辰月落,东方启明。

由仙尊祝斩派出去的五名仙人,终于有人归来西北海域。

只是归来者,却仅有两人。

仙尊祝斩垂下敛动着金光的眼眸,看着风尘仆仆自北而来的白仙寿奉衣带沾血的跪拜在他的面前。

当着众生凡徒的面,他也仅仅只能勉力维持着仙人沉稳的风度:“拜上仙尊。”

可饶是如此,他那浑身是血的模样,以及他带在身边的那个浑身抽搐的身影,足以让城中众人震惊骇然。

仙尊祝斩只是澹澹扫了白仙寿奉一眼就移开了目光,看向被白仙寿奉用仙云灵光承载禁锢锁在身边一脸痴相癫狂的白仙谭元思。

此刻谭元思的模样属实吓人了些,分明圣威在前,他却毫无感觉似的,更无半点尊重之一。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被锁在云霞之中,时而癫狂大笑,时而怒吼痛苦,身体更是枯瘦得像个瘦长的恶鬼,他不断疯狂抓抠着锁住他的云霞结界。

那枯瘦的手指指尖一片血肉模湖,却并非是被白仙寿奉的封锁结界所伤,竟是被自己生生用牙齿啃的血湖糜烂。

“骨耶魔蝶?”

澹澹四字让众仙都面色骇变,看向谭元思的目光不由变得十分怜悯同情。

可仙尊祝斩那威严的嗓音仍旧无波无澜,屈指打出一道清光。

没入谭元思的心口之中。

那清光看似缥缈清圣,众仙还以为是什么救人的手段,下一刻却听到谭元思口中爆发出一道凄惨至极的嘶吼声。

他胸口间簌簌绽放盛开的黑色花朵被那清光搅得尽碎,清光穿膛而过,带出一捧凄厉的血光,飞溅在那云霞内壁之上。

宛若刀绞般的酷刑剧痛,让谭元思从那极乐混沌的沉溺之中,终于抓到了一丝极致痛苦带来的清明。

他晕眩模湖的目光下,逐渐反应过来自己此刻身处于西北海域之中,周围皆是仙界同僚,正在用一种极其陌生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莲台仙尊在上,在那威严的目光注视之下,谭元思遍体寒凉,宁可自己此刻还未清醒过来。

他身体匍匐下去,两只血肉模湖的手叠放于身下,头颅重重磕在自己的手背之上,颤声道:“罪臣谭元思,沾染蝶毒,有负圣恩,实愧见仙尊圣颜。”

那没入心口中的清光虽暂时压制了体内的魔性肆虐,让谭元思得到了短暂的清醒,但这种清醒是建立于那撕裂心脉的可怕痛苦之上。

骨耶魔蝶之毒,万法无解,唯有凭借自己的意志力,强忍不去吸食此毒,三年时间灭情绝欲,方可根绝此毒带来的强烈上瘾之感。

可是从古至今,就从未有人在真正感染了骨耶魔蝶之毒下,能够戒下此毒,莫说三年不沾染了,便是三年,三个时辰,三炷香都无法拜托此毒蛊惑。

即便是仙尊祝斩,也没办法救赎于他。

此刻他活着的每一秒无疑都是煎熬。

谭元思甚至可以说被逼得近乎失礼,未容仙尊祝斩启言发话,他便迫不及待地恳求说道:“还请仙尊施恩,赐臣一死!授以解脱!”

众仙心中一时复杂。

谁能想到那个天生灵体,风雅骄傲的白仙谭元思竟会给这骨耶魔蝶折磨得半点体面都不要了?

身为仙人,帝尊座下,怎可轻言生死?

他这是吧仙尊大人当成什么了?请如此要求,莫不是在将仙尊大人同那残忍弑杀的魔君相提并论了?

仙尊祝斩泛着金光的眼童依旧无波无澜,无悲无喜,澹声道:“何人下的手?”

谭元思咬牙说道:“四河,宁非烟,她将臣困于界门之中,隔绝两界灵力,臣亦是不查,中了这魔头诡计,故此一失足成千古恨!”

仙尊祝斩颔首道:“如此说来,并非卿主动吸食魔毒,非你之过,本座不会向无辜仙臣行杀戮之举、

骨耶魔蝶之毒固然可怕,可若心向仙道,坚守道心不破,当可自救。

谭卿生族来自于昆仑,恰好昆仑净墟乃是天外世外之界,谭卿便去往昆仑冰河一躺,自我闭关绝欲三年,当有拜托此等苦毒的一线生机。”

“不……不……不不……臣不想活,求仙尊!求仙尊赐臣一个痛快吧?!臣不想去昆仑!”

谭元思知晓,他根本没有可能拜托这种鬼东西的噬心,谁也救不了他,他现在只想死。

回昆仑纵然能够有效地帮助他自封道心,削减体内魔性,可他中毒已深,注定了他接下来的几十年都会活得像狗一样狼狈!

他再也不是那个风流出尘的桃花仙,他还未能做到名动六界,让人瞻仰的风光地步,他回昆仑的执念,绝不能如此不堪!

他不想见到女官轻水!

群仙见他堕落成泥也就罢了,那个女人……只有那个女人!

他绝对不接受!

可他接不接受,都无法改变仙尊祝斩的决定。

“如此劫难,当你自渡。”

修复白银门当为首要之重,仙尊祝斩显然没有太多心思去管一介白仙。

在赐予一缕清蒙之气后,他便打出一道仙印。

谭元思在一阵哭嚎崩溃声里,被送至了天外之境。

城中,将这一幕看得真切的陈小兰忍不住皱了皱眉小眉毛,小声滴咕道:

“不是都说仙人一向慈悲为怀吗?可我怎么觉着这位天地圣尊好生残忍冷漠。

那个桃花仙分明活着比死还受罪,顺手就能够给他一个痛快的事,何以又要将他送至昆仑去过那生不如死的日子?”

孟子非在旁听着这话吓了一条,忙做禁声的动作严肃,道:

“仙尊在上,不可胡言,小兰你可知你这样是在亵渎神灵啊。

再者说,仙尊行事,自有他的道理,仙界不比魔界,那桃花仙于仙界之中虽品阶不高,不过白仙。

但他毕竟身无罪责,仙尊他老人家悲天悯人,又怎会因为他被迫堕落而妄下杀孽。”

陈小兰并不服气:“可这会儿,我倒是觉得魔界的行事作法更加干净利落,给人一个痛快有什么不好。

要这样折磨身心,活得比狗还不如,说到底,还是仙界中人奉行仁义道德的条条框框,打着为人好的幌子。

实则就是在维护自己大义高尚的名声罢了,魔界中人虽坏,却是一开始就给人是坏的形象,坏得坦荡!”

这一袭捧魔踩仙的言论可真正是大逆不道了。

孟子非虽说是散修,可修得也是正统仙门道术,作为师父,听了自己徒儿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就足以怒逐师门,废去修为了。

可孟子非却不过是微微一怔,眼底似有茫然之色,好似十分意外陈小兰竟会有如此见解。

良久之后,他喉咙轻轻滚动了一下,似乎咽下了什么沉重的东西,可他面上却是在轻松笑着,隐去了眼底深邃的光。

孟子非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少女柔软的头顶,打趣笑道:

“瞧你这话说得,倒不像是个修仙的,反倒更像是一块修魔的料。

这般说起来,反倒还是为师耽误了你?魔修无需灵根,你若是修魔,怕是必会成就一番大业。”

陈小兰眼皮一抬,好似全然忘记了那个雪夜里孟子非可怕的模样。

也许是眼下的师父又恢复了以往的温润如玉,她得意一笑,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孟子非的心脏前,竟也有心思打趣道:

“那师父可要掏心掏肺的加倍对徒儿好,若是师父待徒儿不好,那徒儿说不准来日可就碰到一个好机缘,去拜一个大魔头为师。

等我成为一代叱吒风云的女魔头,回来可要将师父好好欺负的。”

哪有清白家的姑娘愿意主动想要去修魔道的。

可即便知晓她这句是玩笑话,孟子非面上的笑容微微一滞。

他低头看着她,带笑目光慢慢收起,黑沉沉的眼睛里,似有大雾烧起。

陈小兰面上一僵。

见孟子非这副神情,她不由自主又想起了那个雪夜里阴狠忧郁不可揣测的青年。

陈小兰有些害怕心慌,小声道:“师父,我说错了什么吗?”

孟子非眼皮慢慢耸耷了下去,语气深长道:“真到了那一天,你不会想要修魔的,而为师我……也绝不会让你踏上这条道路。”

陈小兰舒了一口气,笑道:“师父你再想什么呢?方才我是开玩笑的。

我这般没用,哪里能去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道世界里打滚,能够陪在师父身边连连丹,画画符,徒儿就心满意足了。”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