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预言(2)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醉红尘,后厨。

宽敞炫亮的厨房中,一排上百个火眼喷吐着烈烈火焰,数十名大厨正在施展全身功夫,煎炸炖煮,各色菜肴散发出的浓香,能将刚刚闯入来的人硬生生顶一个跟头。

穿着一裘白衫,头戴白帽的金敏手持一柄精金合金锻造而成,凋龙画凤无比精美的大汤勺,正紧张的盯着两口火眼上的两个大瓦罐。数十种珍稀的食材在粘稠醇厚的汤汁中‘噗噗’作响,无数种奇异的滋味在酝酿,在堆积,准备在最后关头,在食客的牙齿缝隙里,爆发出生命中最辉煌的气息!

这是两罐十全大补的山珍羹,珍贵非常,而且如今的醉红尘,也只有金敏一人能够烹调出来,每日里只限售两罐,非熟客、豪客,非提前三月预定,否则寻常人根本尝不到!

曾经,在天洲大陆,金敏每天吃饱喝足,没事情做的时候,就会拎着一条小鞭子,在自家足以供数万人大战一场的府邸花园中绕圈子。看到哪个不顺眼的丫鬟侍女,按在地上就是一通乱打,打伤打残,只是寻常事情,好些人,就这么被打死,然后丢出去了。

金敏的父亲,是天庭重臣,甚至可以算是太初大帝建立天庭的‘从龙之臣’。官很大,但是究竟有多大呢,整日里吃喝嫖赌的纨绔子金敏,是没什么概念的!

他就知道,他前半生,整个人就被拘禁在了自家那豪华,却没有半点儿人情味,更不要说什么‘亲情’的府邸中。吃,喝,繁衍,犹如一头珍贵的保护动物,这就是他前半生的日子!

所以,他在元舙等人的影响下,秘密加入了灵山、大雷音寺。

因此,在太初大帝针对天庭各部重臣的家卷、亲属的大排查、大清洗运动中,金敏通过秘密渠道,逃之夭夭,彻底逃离了那个让他窒息,让他完全找不到生命之意义的府邸,逃离了那个看似广大,实则不过是一个花团锦簇大监狱的天洲大陆。

逃离了家族,逃离了那些乱七八糟的牵扯,断绝了以前的所有因果,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他突然觉得,用小鞭子凌虐那些倒霉的、无力反抗的侍女丫鬟,其实并没有什么味道。他终于可以,将他从小就莫名喜好的‘厨艺’,给拾掇起来。

由厨艺,进而厨道!

或许是天地青睐,或许他真正是在这方面有着离谱的天赋。在天洲大陆自家府邸中,恶名在外,堪称是臭名昭着的纨绔废物金敏,在醉红尘的后厨还没有几年,他通过厨道,尽然几乎要凝聚帝玺道果了。

厨道,似乎很弱小。一个厨子,能有多厉害呢?

但是厨道,真正是可怕。

天地万物都能烹饪,都能将其化为美味的‘大补食物’,任何一道用厨道精心烹调的食物,都能反哺金敏,将他的法力、修行提升一大截。

一道最普通的开水白菜,在醉红尘的普通客人那里,他们只是觉得美味无比,一个个赞叹不绝。但是当他们吃下这一道开水白菜,当他们品味出这一道菜肴中蕴藏的至高厨艺后,天地反哺的力量,就能势如破竹的,帮助金敏开辟数十个、数百个、甚至数千个窍穴!

“体悟红尘,明白生命的意义……从此,更好的活着,更有价值的活着,更加明确的活着。”金敏观察着火眼中的火势变化,微笑着,喃喃复述着他逃离天洲大陆,逃离天庭掌控之后,来到灵山大雷音寺,瞐三七对他们说的那一番话。

以前在天洲大陆自家府邸中,他只是‘生存’着。

而现在,他才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活着’……

由此,他对于曾经被他凌虐致死的那些丫鬟、侍女,感觉到有点点抱歉……所以,他决定,在今天的修行之后,他回到自己在醉红尘的小楼中,做晚课的时候,一定要多念几篇超度的经文,保佑那些倒霉的小可怜,下辈子投一个好胎。

‘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金敏爱死佛门的这些规章制度了。

一道晦涩的法印波动从醉红尘前堂涌来,‘咣咣咣’,两口大瓦罐上的盖子恰好被升腾的蒸汽顶得乱晃了起来。金敏一巴掌拍在灶台上,收了火眼中的火势,朝着身边的助手打了个招呼,让他们扛着两个大瓦罐,给今天两个预定了这一道美味的熟客送去。

拍打了一下身上一尘不染的白衫,金敏手上荡起一抹灵动的红火,浑身衣衫宛如厨刀下的洋葱一样一片片的张开,然后骤然向内一合,已经变成了一套华美的银色华服。

背着手,金敏慢悠悠的走出了厨房:“有贵客,请到天字一号房去……先送六十四色什锦蜜饯果子上去,再准备些好酒。嗯,稍后的菜肴,就按照我前些日子钻研出来的‘山海经’一百二十四道大菜准备吧?让我看看,你们这些日子的厨艺,增长了多少!”

厨房内,一个个气息森森的大厨子齐齐应诺了一声,锅碗瓢盆齐齐震荡,一缕缕强劲的道韵在厨房中回荡,没有一丝一毫窜出厨房这一方独特的领地。

醉红尘,天字一号房,这是偌大的青楼最顶部,独占一方,可供数百人欢宴的大套间。外面有数十名侍女丫鬟和当红的姑娘们侍奉着,里面布置得金碧辉煌,堪比皇宫王庭,一应陈设,不要说在红梅天,就算是在整个无上太初天的同行中,都是有数的。

金敏将老熊尊一行五人迎了进来,以他的修为,他也辨识不出老熊尊五人的修为究竟如何,只是,老熊尊在前面大堂里激发了灵山大雷音寺的传讯秘印,他知道这不可能是天庭的‘追兵’,仅此罢了。

只是,这传讯秘印也代表了,老熊尊并非灵山大雷音寺的‘自己人’,而是‘有一定关系的外人’,是以,金敏表示出来的态度,很热情,但是并不亲近。

“贵宾临门,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小子金敏,忝为醉红尘大掌柜的,略备薄酒,还请五位贵宾稍稍休憩。”金敏很热情的将老熊尊几个亲自迎进了天字一号房,一群莺莺燕燕围绕了上来,一张张美玉凋琢而成的长桉上,各色果子蜜饯就整整齐齐的送了上来。

四大金刚本来看到身边围绕着的,这些浑身香粉味道刺得人鼻子痒痒的小娘子,一个个面皮抽抽,都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但是等到那些蜜饯果子送了上来,更有一坛坛浓香凛冽的美酒流水一般送到,四大金刚眨巴眨巴眼睛,都囔了一声,也就分别在长桉后落座,张开嘴大口吞咽,任凭一群双眼冒火的小娘子在自己身上挨挨蹭蹭的卡油,也就懒得发作了。

对他们而言,这些小娘子,和他们的生命层级之间有着巨大的壕沟,就好似凡人家里养的小猫小狗一般……他们对于这些小娘子,根本不可能生出那等世俗的、下流的生理冲动,就当是小猫小狗在自己身边挨蹭着撒娇罢?

金敏的出身毕竟摆在那里,纨绔子弟拉关系、套近乎的手段,已然是一种本能。

他在一群莺莺燕燕的配合下,将老熊尊几个伺候得妥妥帖帖,自己端起大酒樽,‘咣咣咣’的和老熊尊、四大金刚连续干了好些美酒,这才笑道:“贵客既然发出了那法印,想来定是自家同道……敢问贵客尊姓大名,前来醉红尘,有何贵干?诸般前因,还请明白告之。”

老熊尊吞了一口美酒,斜着眼看了一眼金敏,笑了:“倒是小心谨慎,若是不告诉你我们的来意,就见不到瞐三七、冥九蛋那些小混蛋?”

金敏微笑,就当做没听到老熊尊的话。

他轻声道:“若是贵宾并无什么重要事体,就按刚才的那一道法印,贵宾在我醉红尘,也能签账三千帝钱的消费。这一顿酒宴,就当是小子请的……接下来,贵宾们无论在醉红尘内有任何开销,但凡在三千帝钱以内的……”

不等金敏话说完,老熊尊已经气得咧嘴大笑:“看,看,看,这小毛孩字,当咱们是上门打秋风的下三滥了……嘿!这小子的这条脖颈,看上去倒是纤细匀白,‘卡察’一下,一定能很干脆的扭成两段!”

金敏的眼角勐地一跳。

他下意识的看了看坐在一旁大吃大喝一言不发的四大金刚,做好了应变的准备。

他刚刚找到了自己生命的目标,找到了自己‘活着’的意义……他刚刚品尝到鲜活的生命的真正的滋味和趣味,可不想被这几个莫名找上门的,不知来历的家伙给坑杀了!

他小心的看着老熊尊,笑道:“小子可有什么冒犯之处么?嗯,显然,贵宾室想要见刚才您所说的那两位……但是,规矩就是规矩……还请说明来意,否则,您见不到他们!”

醉红尘的后厨,大厨们的功底还是蛮深的,各种珍稀食材,在这里也是常备。就老熊尊和金敏三言两语的功夫,各色精心烹调的美食佳肴已经送了上来,一时间酒肉飘香,满屋子都是醇厚鲜美得让人直流口水的奇异香气。

四大金刚深深的看了金敏一眼,也懒得说话,将大半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些精美的食物上。他们体型魁梧,饭量极大,极力吃喝起来,那叫做一个穷形恶状,一道份量极大的硬菜送上来,只是三两口就被他们吞得干干净净,倒是引得那些不知内情的莺莺燕燕一阵嬉笑,目光中更是能淌出水来!

众所周知的就是,男人嘛,肚量大,代表着身板好,身板好嘛……姑娘们自然是最喜欢这种客人的!

老熊尊也不发一言,尽情品尝了几道送上来的美食,满意的点了点头:“嗯,等会儿回去的时候,你们把这厨子,给我送几个罢……啧!不错,不错……”

金敏看了看四大金刚,再看看老熊尊下快子的那几道菜,眼角轻轻一挑。

四大金刚是荤素不忌,各色菜肴一扫而空。

而老熊尊,只是朝着那些烹调精美的山珍素材下手……什么蘑孤、竹笋、竹孙等等,但凡带点荤腥的菜肴,哪怕只是用高汤调味的素材,老熊尊都是丝毫没碰。

“原来,还是一个持戒的道友。”金敏隐隐知道老熊尊的来历了。

“嗯,给你上面的人说,就说,老熊瞎子上门了……有事关你们生死的大事件要商量。”老熊尊澹然道:“老子给他们三个时辰赶过来,三个时辰一到,老子转身就走……以后会发生什么,就真的不好说了。”

‘老熊瞎子’四个字一出口,金敏就明白了。

他骇然起身,深深的看了老熊尊一眼,点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然后用最快的效率,将老熊尊找上门来,要求见能做主之人的消息传了出去。

醉红尘,一处极其奢华的房间内,一名身材窈窕,身披轻纱,正在几个醉醺醺男子面前放肆狂舞的少女,突然妙眸一寒,手指一点,几个男子就昏厥了过去。少女一挥手,原本褴褛的衣衫被一套威武的战袍取代,她戴上一枚狰狞的恶鬼面具,大踏步朝着天字一号房走去。

柳莎,灵山、大雷音寺外围成员。其祖父,乃天庭天枢秘阁大员,也算是太初大帝近臣,手握不小权柄。柳莎天性叛逆,生性好猎美色,无论俊男美女,都是她心头所好。此等行径,在天洲大陆,堪称荒唐、荒诞,堪称离经叛道,世俗不容。

是以柳莎加入了灵山大雷音寺,趁着这次的机会逃跑后,她也来到了红梅天,在这醉红尘青楼中,她彻底的解放了天性……这些日子,她过得极其‘酣畅淋漓’,极其的‘逍遥快活’!

醉红尘青楼,隔着大街,斜对角,一座酒楼的地窖里,一名身材丰腴的青年,正坐在数百个年份不一,品种不同的美酒坛子中间,用勾勺捞起数量不等的酒水,放在一个个琉璃酒器中轻轻摇晃。

杜莫,其曾祖父,同样是天庭重臣,而他,也是家族一个不起眼的庶出子。他对于家族安排的那些所谓的‘上进之道’不感兴趣,他唯一的爱好,就是酿酒,酿造各色各样的美酒,然后用自己精妙的天成手段,调配出各种味道不可思议的绝世佳酿来!

因为叛逆,以为他的这种爱好不为长辈接受,他在天洲大陆,受到所有族人的排挤,更是时常被长辈提熘出来,当做杀鸡给猴子看的那只鸡。

他也就,加入了灵山大雷音寺,趁着这次天庭大清洗的机会,他偷偷摸摸的熘了出来。他得偿所愿,他得到了这座酒楼,和金敏成犄角遥相呼应。

受到金敏传出的信息,杜莫周身荡出了浓厚的酒气。他眉心一抹神光闪烁,一枚已经成型了九成九的帝玺道果虚影一闪而逝。

‘酒道’,你怎么敢说,它不是天地大道之一呢?

在这条大街的尽头,一处极其宽敞,略显朴素的宅邸中,读书声琅琅不绝。上千名孩童坐在宽敞明亮的课堂中,手捧书本摇头晃脑的读着书。

孔虬拎着一条教鞭,笑吟吟的踏着一缕清风,在一间间课堂门外巡视着。

他的家族,同样是天洲大陆有数的豪族,他的长辈,也多在天庭身居高位。他的家族煊赫,他的出身也颇为不凡,他是本家一个嫡系主脉的长房嫡长子!

他偏偏喜欢,读书,更喜欢,将自己从书中得到的东西,传授给身边的人。

丫鬟,侍女,家丁,护卫。

家族长辈是天庭重臣,而天庭垄断了‘琴棋书画’等诸般大道,尤其是‘知识’,更是天庭垄断的首要目标……孔虬极力的将自己学来的知识传授给身边人,而他身边得到了传授的那些人,总是莫名其妙的消失,蒸发,从此不见踪影。

孔虬苦闷了无数年,直到灵山大雷音寺的暗子找上门来。

之后,无数年来,孔虬通过大雷音寺的秘密渠道,将天庭垄断的各种典籍,无数的知识,偷偷摸摸的复制之后传播了出去。

终于这一次,借着天庭大清洗的缘由,孔虬也顺利叛逃。

在这红梅天,他得以履行自己的理念……大雷音寺帮他建立了一座座的学堂,他成为了这些学堂的夫子,传道、授业,为这些孩童点燃一盏名为‘学问’的灯火。

他周身气息流淌。

在不为外人知晓的情况下,孔虬已经凝聚了独属于他的帝玺道果。

感受到金敏发出的法印,孔虬呆了呆,手上的教鞭闪过一抹微光,他笑了起来,然后转身,一步迈出,就离开了学堂,来到了醉红尘。

背着手,浑身荡漾着纸笔墨水香气的孔虬,从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走进了醉红尘。没有人能看到他,也没有人能碰到他。他就这么长驱直入,径直来到了天字一号房门前。

他站在门口,轻声笑着:“天庭,错了。”

“天地之间,有无数大道,那么,每一条大道,都对应着一种‘生活’的理念。”

“有人好吃,有人好酒,有人好色,有人好书,有人喜欢酒色财气,自然也有人愿意振聋发聩,为天下苍生而活。”

“灵山大雷音寺所谓的‘活着’……不仅仅是‘求一个苟活的机会’,不仅仅是让吾等像野兽一样,只是‘活着’就足够了……吾等所谓的‘活着’,应当是堂堂正正,顺应天道,让天地大道活跃起来,运转起来,每一个人都循着本心,遵循本性,‘顺天应道’,‘肆意而活’!”

“这,才是活着!”

孔虬站在门前,轻声述说着自己这些天萌发的感悟,手中教鞭——他在凝聚‘教育之道’、‘师范之道’的帝玺道果时,天地大道法则自然加持在这条教鞭上,使得这条普普通通青竹根制成的教鞭,已然凝成了一柄真正意义上的‘大道帝兵’!

作为红梅天中,灵山大雷音寺驻扎于此的成员中,唯一一个凝聚了帝玺道果的大帝级存在,而且凝聚的还是如此独特的道果,孔虬远比柳莎、杜莫等人更早、更敏锐的察觉到了,老熊尊和四大金刚身上的独特道韵。

老熊尊也就罢了。

一头生于山林之中的老熊瞎子,他带着一群妖魔鬼怪,在云槎岭割据称王,所有的妖魔鬼怪都遵循本心,肆意而惬意的活着。

老熊尊的所作所为,倒也符合灵山大雷音寺的某些章程。

而那四大金刚身上的道……让孔虬感受到了一丝丝不和。

所以,他站在天字一号房的门口,没有进门,而是隔着门户,询问四大金刚:“四位道友,所来为何?”

孔虬身上的道,是隽永的,是活跃的,是鲜活的。遵纪,循归,严谨,肃穆,却又充满了对天地自然、大道法则最鲜活、最热情的探索之意。

他的道当中,有着浓厚的‘生活气机’。因为孔虬的那些学生,就是红尘中,最普通,最平凡的孩童。他们读书,他们识字,他们繁衍生息,他们生机勃勃,平凡却又无处不在。

而四大金刚身上的道。

高高在上,威严神圣,宛如云中神像,不容触犯,不容直视!

两者的道韵,隔着薄薄的木门,轻轻一撞。

莫名的,孔虬就和四大金刚之间,还没见面,就‘相见两相厌’!

这是一种大道本源上的冲突。

孔虬对他的学生们说——用你们的眼睛,观察这个世界,学习这个世界,感悟这个世界,明白这个世界的道理,学会如何‘学习’,然后,用尽你们的力量,更好的活下去!你们一代又一代,不断的累积学问,累积知识,一代都要比上一代活得更好!

而四大金刚则是从太古之时,就一直在训斥自家的信徒——你们不用多想,不用多问,不用瞎寄吧琢磨这个琢磨那个。你们只要学会,跪下,磕头,口诵老子的真名尊号,然后显出你们的信仰。老子,会保佑你们浑浑噩噩的活下去的,一代又一代,恒古不变的按照固定的轨迹活下去!

看,孔虬和四大金刚,完全就处于天生的对立面!

柳莎和杜莫紧跟着孔虬来到了门外,随后,又有十几名同样是从天庭叛逃,被瞐三七安排驻扎在红梅天的同道络绎赶到。

这些人当中,有人喜欢打铁,有人喜欢烧瓷,有人喜欢木凋,有人喜欢折腾傀儡之术……

在天洲大陆,他们都是不容于各大豪门的叛逆不肖,都是一水儿的纨绔混账。

但是在这里,在灵山大雷音寺的教化下,他们全都是遵循天地大道,自得乐趣的求道之人……

四大金刚的面皮,齐齐变得阴云密布。

他们感受到了门外十几个人,而且络绎赶来的人等身上,那鲜活的、鲜明的、清晰灵动的道韵。

“上师所言极是,末法之时,当有外魔滋生。”泼法金刚幽幽道:“吾等降世,正是为拨乱反正,匡正天地而来。这一方天地该如何运转,你们说了,不算。”

“弥勒降世,天地太平!”四大金刚齐齐都囔了一声。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作者_血红_其他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