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百六十二章 王熙凤进宫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紫荆城。

唐清安是不踏入的,一则为了避嫌,二则为了安全。

但是小皇帝始终要见。

于是。

每隔几日,唐清安带领内阁阁老们,在文华殿觐见小皇帝,按照流程请示事务。

小皇帝才三岁,离不开人。

交给了贾元春照顾。

同时。

贾元春也搬到了慈宁宫,奉为皇太后。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小皇帝坐不住,哭吵着要回去玩,不愿意呆在空旷的文华殿,他觉得这里不好玩。

阁老们一脸的尴尬。

唐清安坐在圆凳上目视前方,仿佛什么也不知道。

几名宫女拿着玩具哄着小皇帝,希望他能安静下来,好让阁老们把事情通报完。

只是小皇帝还小,不停的哭闹。

无论如何。

小皇帝也是皇帝,仍然是紫荆城的主人,宫女和小黄门们不敢慢怠,反而助长了小皇帝的气焰。

怎么也哄不好,文华殿仿佛成了玩笑场所。

“带皇儿去园子里玩吧。”

阁老们没有主意,唐清安又不发话。

珠帘后。

皇太后贾元春的声音响起。

宫女们这才带着小皇帝离开,文华殿又恢复了严肃的气氛,成为商讨国家大事的重地。

“皇帝还小,不懂事,国家大事容不得马虎,请卫王与诸公多费心,匡扶社稷。”

“遵太后口谕。”

林如海等阁老,恭敬的说道。

“卫王。”

太后的声音又响起。

贾元春毕竟是妇道人家,哪怕聪慧,但是经历的事情并不多。

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庄严,却还是藏不住的清脆。

让众人清楚的知道,珠帘后的太后,还是一名年轻的少妇,无法信任她的能力。

“太后。”

唐清安未起身,颔首以示恭敬。

刚穿越的时候。

他不得不低头,也不得不向外人下跪。

自从出海后。

他就从来也没有向人下跪过。

同时。

金州也是如此。

除非是重要的场合,人们才行下跪礼,跪的也不是个人,而是场合中的礼仪。

“先皇的葬礼,实否太过简陋,关于陵地的安排,很多宗亲不满,多次向哀家抱怨。”

贾元春透过珠帘,只看到模湖的身影。

挺拔的身影,显得高大和年轻。

明亮的眼神中,有种说不出的意味,有对此人无法无天的忌惮,也有对此人复杂的情绪。

无论如何。

天下人皆知。

卫王出自于薛家,拜投到贾府门下,走的王家的关系,靠着史家的支持,让卫王顺利的建立了金江镇。

否则。

没有四大家的支持和帮助,卫王还不是卫王的时候,如何躲过朝廷一次又一次的规矩。

卫王能有今日。

贾府所占的原因不小。

如果此人日后目中无人,做出天怒人怨的事情,贾府是脱不了干系的。

可此人的实力,与他的雄才大略同样人尽皆知。

贾元春一时间想了很多。

“天下还未恢复安宁,民间生活疾苦,百废待兴,先皇的陵墓所需太过巨大,朝廷无力承担。”

唐清安没有松口。

如此决然的态度,很多人内心感叹。

“只怕宗亲们会不依不饶,难免影响到朝廷。”

贾元春隐晦的劝戒道。

“宗室会体量朝廷的。”

唐清安斩钉截铁的说道。

大周的宗室们。

遭受过流民军的屠戮打压下,哪里还有什么实力,掀不起太大的风浪。

流民军虽然失败了。

但是他们让大半个中国都传统势力受到了根子上的破坏。

否则。

金江军哪里这么轻易的就能收复各州府。

百姓的民心很重要,但是缺乏组织力,犹如一盘散沙,影响不了大势。

而大户们被屠戮的十室九空。

所以各地的州府,当然就是无主之地了。

任何一方有组织力的势力,都能轻易拿下各地。

按照宗室们的要求,遵守旧规安葬先皇,至少需要多拿出数十万两银子。

银子只是一方面。

还需要动用无数的民夫。

从云南和辽东砍伐大树运回京城,以及大块的石料等。

放在平时不成问题。

现在如何能成。

唐清安有底气拒绝。

他相信阁老们知道事情的轻重。

果然。

没有阁老出面帮太后说话。

数十万两银子挤一挤,还是能拿得出来的,但是民力以及征集物资,就得不偿失。

大周好不容易开始恢复元气,经不起额外的折腾。

先皇陵墓的开销。

可以抵扣大军征伐的军费了。

贾元春眼圈红了。

唐清安欺负人。

她倒不是非要和卫王作对,但是卫王却不为她想一想。

自己本来不受先皇的重视,名为贵妃,实际上早已打入冷宫,连面也见不到。

唐清安让自己做太后,把小皇帝放到自己身边养。

谁不知道他是什么主意呢。

自己一个女流之辈,能做得什么主。

宗亲们不敢去找卫王,只让家卷们来逼迫自己,双方都对自己不依不饶,为难自己一个小女子。

“卫王独霸超纲,欺凌太后,太后当众哭泣,众臣置若罔闻,纲常败坏,人心不古。”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史官默默的记载。

唐清安不知道史官如何记载,也不在乎他怎么记载。

既然小皇帝碍事,送去了外面。

他就直接和阁老们,在文华殿商议国事。

议定了诸事后,请太后用印。

贾元春在深宫里头,对外面的事情一概不知,只能众人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先命太监盖了太后的玉玺,然后盖上皇帝的玉玺。

然后内阁盖印,下发六科。

……

根据内阁所奏,朝廷理应新设海外司。

经过圣母太后与皇上的同意,由卫王请海外贤者入京,商谈关于建立海外司事宜。

当云贵川平定的捷报传来后,普天同庆。

昭示着大周诸乱已消。

二十余年的内乱,终于停止了。

无论是官员们还是百姓们,都希望恢复太平。

人心思定。

但是也有很多人心思不定。

有的人担忧卫王作乱,自己作皇帝。

但也有很多的人,或隐患的劝进,或者明目张胆的劝进。

对此。

唐清安并没有表态,只督促各政,继续保持发展的势头。

……

李纨,王熙凤等妇人,受卫王所请进宫。

在钓鱼台。

唐清安第一次看到李纨,王熙凤等人,打量了片刻。

李纨低着头不敢看。

倒是王熙凤胆子大,竟然悄悄的抬头,正好与唐清安的视线相遇,吓了一跳连忙低头。

耳根子都红了。

贾琏去世,王熙凤虽然哭了几场,但并没有太过伤心。

两人离心多年。

一年中甚至见不到几次面。

哪怕在贾府见了面,两人也各自冷着脸,互相不搭理。

虽是夫妻,实则犹如陌生人一般。

真要是探究起来,贾琏的死,和金江镇也托不了干系。

如果不是济州岛奢靡。

贾琏又如何会流连忘返,以至于年纪轻轻丧了命。

想到此处,

王熙凤又忍不住悄悄看向卫王。

算的上杀夫之仇吗?

唐清安还在看王熙凤,两人又一次目光撞到,王熙凤这回不但没有避开视线,反而露出了笑意。

倒是让唐清安啧啧称奇。

王熙凤一向胆子大,什么都敢做。

手里甚至有人命官司。

“请几位进宫,因为太后独处深宫,难免想念家人,常常暗自流泪,长此以往对身体不好。”

唐清安收回视线,义正言辞的说道。

王熙凤是个聪明人。

又是王家的姑娘。

深得王子腾的品性,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比贾元春要分得清楚。

贾元春并不比王熙凤不聪明。

但是贾元春身在山中不知山,也一个人扛不住压力。

唐清安希望有些聪明人陪伴在贾元春身边,帮她坚定些,也提醒她不要为自己惹麻烦。

死了一个太子,又死了一个皇帝。

现在太后与小皇帝的存在,对大周的安宁是有帮助的。

有些事情。

不需要用刀子来解决。

随着时间的流失,一年,两年,三年自然水到渠成。

大周好不容易恢复,各地开始丰收。

番薯玉米一直吃难免让人反胃,但那也是食物,能填饱肚子的。

所以唐清安愿意等。

等人心归附。

一切自然而然。

例如曹操。

刚开始他也可以靠着武力自立为皇,但是他选择了等待。

自己现在的处境,可比曹操要强几倍。

更加不用焦急。

下面的人急不可耐,因为他们想要好处,想要与天子共富贵了。

李纨自从进宫后,一步不敢出错,始终未曾开口,仿佛木头人一般,也打定了主意如此。

王子腾在京城。

卫王的用意,王子腾早就命人告诉了王熙凤。

“我们家的姑娘从小离家进宫,不光姑娘想家人们,我们又何尝不挂念她。”

王熙凤当仁不让,除了刚见面的拘谨,才一会的功夫,就敢看着唐唐清安说话。

红润的嘴唇一开一合,露出里面的白牙。

风姿诱人,凹凸有致。

偏还又一脸的端庄,说话大气,十足的贵妇之态。

“既然卫王请我们进宫陪大姑娘,我们也欢喜,大姑娘也会欢喜,心情舒悦,自然也就好了。”

陌生男子的视线盯在自己的身上,让王熙凤即觉得对方是个登徒子,哪里是堂堂卫王的样子,又令她内心得意。

不但没有退缩,反而针锋相对,挺直了细腰,露出了呼之欲出身材。

不愧是王熙凤。

唐清安突然露出了笑容,王熙凤咬着牙。

他虽然第一次见王熙凤,对王熙凤的性格却不陌生。

以前就有登徒子爱慕王熙凤的美色,色胆包天不顾性命,舍命拦住王熙凤得去路,想要一亲芳泽。

王熙凤不但没有当场撕破脸,还故意逗弄对方。

只可惜。

王熙凤的骄傲,又如何看得上身份地位的登徒子。

三言两语故意耍弄对方,为对方留下可以得手的想法,然后把对方耍的晕头转向。

能拿下王熙凤的男人,必定是强过她的。

一般男子除了用强,还真无法得手。

以前那登徒子唯一能得手的机会,就是那天趁着私下无人,大胆拦住王熙凤的时候,直接霸王硬上弓,不听王熙凤的言语。

“咳咳。”

李纨突然咳嗽了两声,打断了安静的气氛。

唐清安和王熙凤这才收回了眼神。

“我让人带你们去慈宁宫,你们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向宫女们提出来。”

“那可说好了。”

王熙凤咯咯笑道。

“俗话说宫里规矩大,我原想着贾府规矩就不下,宫里的规矩不知道有多大呢。”

“人多眼杂,多有狗看人低之辈,就怕进宫后被人欺负,如果有人欺负我,我可就找卫王替我做主。”

王熙凤刚进宫就想的周全,消除了宫女太监慢怠她的隐患。

“理当如此。”

唐清安笑道。

几人这才屈膝告辞,跟着小黄门离开。

到了拱门处。

李纨已经跟着别人走过,王熙凤落后一步,在离开拱门是,扭头看了一眼。

正好看见唐清安也在看她。

王熙凤露出得意的笑容,也不给机会,转瞬之间往前两步,就看不见影子,被拱门挡住。

“好一个凤丫头。”

唐清安无奈的摇了摇头。

说起来。

王熙凤好像比自己小一岁。

可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啊。

过了如狼的年龄,又还未到如虎的时候。

像李纨就学不了王熙凤。

不知道为何。

唐清安突然联想到红楼原文中。

贾府女卷去上香。

当时一名小沙弥乱跑,一头撞进了王熙凤的怀里。

事情过去了多年。

不知道那小沙弥如今身在何处,还记得此事么,当时是什么感觉,是否犹如暖香如玉呢。

“天下太平,我也懈怠了啊。”

唐清安突然感到了无聊。

政事交给了内阁。

他只需要过目即可。

内阁大部分都是他的亲信,还有军中的将领,乃至五军都督府等等官衙。

军政牢牢的握在手中。

而人心思定。

好像没自己什么事了。

“请林姑娘来。”

唐清安刚见了王熙凤,直觉意犹未尽,又觉得应该让林姑娘也进宫看一看元春,否则岂不是冷落了她。

这丫头最爱计较。

比起王熙凤的风韵,林黛玉的傲娇,更犹如别样的清新,让人欲罢不能。

史官的记载他偷偷看了。

其他的到无所谓。

偏偏说自己淫乱后宫,这自己就不能忍了。

自己淫乱谁了?

竟然让自己白白空背一口锅。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