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百三十六章 李存与四大名妓不得不说的故事(求月票!)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李师师以为,李存只是对她感性趣。

谁想,李师师带着侍琴、侍棋、侍书和侍画来到樊楼的大厅时,赵元奴和王仲端竟然也在这里。

而且,赵元奴和王仲端也各带着四个侍女,每人也都带着不少口箱子。

——区别只在于,赵元奴的箱子更多一些,甚至比李师师的都要多出不少,王仲端的箱子则要少上一些,甚至都不足赵元奴的十分之一。

其实——

由于李师师成了赵佶的禁脔,早已经成了退隐的状态。

就像后世的那些退出娱乐圈的天后一般,虽然江湖上一直有李师师的传说,但李师师其实早已经不再出来抛头露面了。

现在东京汴梁城乃至整个赵宋王朝最当红的花魁娘子是赵元奴。

赵元奴是在李师师退出娱乐圈处于隐退状态了之后,在娱乐业高度发达的赵宋王朝以无人可挡之势杀出重围成为无可争议的娱乐圈里一姐的。

不夸张的说,不论是从相貌上和身材上,还是从吹拉弹唱各种技艺上,赵元奴都不输李师师。

只不过,赵元奴没有李师师那么幸运,被当权的皇帝给看上。

这才使得,赵元奴的名气始终被李师师压着一筹。

而如果说李师师和赵元奴是这个时代娱乐圈中的天后,那么王仲端就是这个时代的娱乐圈里最厉害的新人,以及最有机会将赵元奴,甚至是将李师师斩落马下的下一任花魁娘子。

而且,单论相貌,长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的王仲端,还隐隐在李师师和赵元奴之上。

更难得的是,王仲端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梳拢,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清倌人。

“梳拢”也叫作“梳弄”,通俗点来说就是给清倌人破初。

可以说,只要是走上了妓女这条路,早晚有一天会被人给梳拢,根本就不会有一直存在的清倌人。

妓女和清倌人就好像钱和存款,钱不一定是存款,但存款早晚得取出来变成钱。

也就是说,妓女不一定当过清倌人,但清倌人最后肯定难逃成为妓女的命运。

而在去青楼的客人的眼里,清倌人跟妓女没有多大的区别,无非就是,前者是更高级的卖身者,是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才能让她陪你的人。

十三试花;

十四开花;

十五摘花。

一般情况下,最晚十五岁,普通的妓女就会梳栊。

而有那些比较早的,十三岁大概就会被梳栊。

只有那些艳名远播的,才能拖上几年再梳拢。

不过最多也就是能拖延几年罢了,东京汴梁城可是赵宋王朝的都城,掉下块砖头可能都得砸死好几个达官贵胃,所以必定会有她们包括她们背后的人得罪不起的达官贵胃为她们梳拢。

王仲端就是那种刚出道就艳名远播的清倌人。

再加上,王仲端所在的青楼的老板后台特别硬。

进而使得王仲端都已经十七岁了,还依然是清倌人。

据说,王仲端将会被谁梳拢,一直都是东京汴梁城里茶余饭后居高不下的话题。

见赵元奴和王仲端也在这里,李师师立马就猜到,李存想要见的人,不只她一个。

对此,李师师微微一笑:“诶,男人啊……”

赵元奴和王仲端见李师师走过来,身后也有不少小厮在往这里抬箱子,全都会心一笑。

经过被赵桓强行搜刮财富一事,李师师也好,赵元奴也罢,甚至就连王仲端这个小姑娘,都看明白了,仅靠她们自己,在这个乱世,根本就保不住自己的财富。

再者,李师师、赵元奴和王仲端也明白,她们的出身就决定了她们此生都无法登上大雅之堂,最好的结局也只不过就是找一个良人成为其妾氏罢了。

如此一来,李师师、赵元奴和王仲端不约而同的想到,还不如将自己的这些财富拿去献给李存,万一李存能给自己一个好一点的归宿呢?

李师师、赵元奴和王仲端有这样的期待,也不是一点根据都没有的。

首先,她们三人当中,哪怕是身家最少的王仲端,带去献给李存的金银珠宝都足够李存养一支一万人马的大军一年时间了,像身家最多的赵元奴带去献给李存的金银珠宝,都差不多够李存养十万大军一年时间了。

三人的身家加到一起,李存这次北伐的军饷费用差不多就出来了。

李师师、赵元奴和王仲端觉得,作为一个志在一统天下的枭雄,李存不可能对她们的身家不动心。

其次,作为走到了娱乐业巅峰名和利都已经见够了的女人,李师师、赵元奴和王仲端其实并没有什么野心,她们现在只不过是想安安稳稳的过完下半生就好,绝不会真跟李存要什么身份、要什么地位。

可以说,李存能给李师师、赵元奴和王仲端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就好,她们要的真的不多。

关键,李师师、赵元奴和王仲端也看出来了,在赵桓已经盯上她们的情况下,她们的财富,她们就是不献给李存,她们也肯定保不住了。

这样一来,聪明的李师师、赵元奴和王仲端,当然要将她们的财富拿去献给李存,至少也可以用来保命不是?

赵元奴和王仲端冲李师师盈盈一拜:“见过姐姐。”

李师师还礼过后,看向她更熟悉的赵元奴:“妹妹这是不准备再回来了?”

赵元奴大大方方的说:“早想从良了,可妈妈一直不准我赎身,正好趁此机会离开这里,从新开始。”

李师师说:“离开也好,这几年京师怕是不会太安全。”

赵元奴反问:“姐姐这也是不准备再回来了?”

李师师也没有隐瞒:“这里没有甚么人事值得我牵肠挂肚的,实在回不来,就算了,再者,此事哪是你我可做主的?”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赵元奴和王仲端听言,也是苦笑不已。

王仲端说:“无所谓矣,在京师,亦是迎来送往,倚门卖笑,再差又能差到哪去?”

李师师和赵元奴听言,也是在心中一叹!

等樊楼的小厮将李师师的箱子也全都搬出来了以后,李师师看了侍琴一眼。

侍琴立即会意的去跟高世则说:“高相公,我家娘子准备好了,我等何时出发?”

高世则很客气的还礼道:“还差一人,请诸位娘子稍后。”

高世则此言一出,李师师、赵元奴和王仲端不禁有点好奇了,她们实在是想不到,谁还能跟她们三个相提并论?

李师师、赵元奴和王仲端并没有好奇太久,一个看起来比王仲端还要小上一点、还梳着辫子、一脸英气的少女,只带着一个侍女,主仆二人一人背着一个不大的包裹走了进来。

“这是谁?”

李师师、赵元奴和王仲端脑中同时闪过了问号。

高世则见此女来了,上前问道:“可是花想容花小娘子?”

“花想容?”

李师师和赵元奴还是不知道这个花想容是谁。

倒是王仲端反应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

王仲端压低声音对李师师和赵元奴说:“她是百花楼准备力捧的清倌人,擅长吟唱长词慢调,并能尽得词中意蕴,“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她唱得最好。”

那边,花想容不卑不亢的冲高世则还礼:“正是奴家,见过相公。”

见花想容也到了,高世则对李师师、赵元奴、王仲端和花想容说:“人齐了,我等出城罢。”

说完,高世则一挥手,就有上百宋军将士来将李师师、赵元奴和王仲端的财物装上马车,随后李师师、赵元奴、王仲端和花想容也被高世则给请上了马车。

马车出了东京汴梁城以后,直奔青城而去。

路上,花想容的马车中突然传出:

南国本潇洒,六代浸豪奢。台城游冶,娶笺能赋属宫娃。云观登临清夏,璧月留连长夜,吟醉送年华。回首飞鸳瓦,却羡井中蛙。访乌衣,成白社,不容车。旧时王谢,堂前双燕过谁家?楼外河横斗挂,淮上潮平霜下,恰影落寒沙。商女篷窗罅,犹唱后庭花!

听见花想容凄婉的歌声,李师师想了想,然后将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弹奏的七弦琴拿了出来,轻轻弹动了琴弦,附和起花想容的歌声。

也是巧了,李师师弹响七弦琴的同时,赵元奴的马车中传出来了动人心魄的箫声。

紧接着,琵琶声从王仲端的马车中传了出来。

虽然四人没有经过任何排练,但其所展现出来的效果,却叫高世则等来送李师师、赵元奴、王仲端和花想容的人,无不沉醉,然后动容,最后是扼腕惋惜不已……

……

傍晚十分,李师师、赵元奴、王仲端和花想容来到了青城。

得到通报了之后,李存皮笑肉不笑道:“赵桓!你敢跟朕玩阴的!”

事实上,李存并没有要过李师师、赵元奴、王仲端和花想容,李存只不过是在跟赵福金和赵多富聊天的时候,聊到了李师师,然后问了赵福金和赵多富一些关于李师师和青楼的趣事。

李师师毕竟跟李清照一样,是这个时代最出名的女人之一,千古第一名妓,身为从后世穿越过来的人,李存对李师师有些好奇心,这不是很正常嘛。

而既然聊到了这个时代的妓女,李存肯定得问一问不惜献出生命以谢国家,以她独特的方式开出一颗灿烂的生命之花的花想容。

可李存说者无心,赵多富却听者有意。

赵多富找了个机会跟李梲说:“他对京师的青楼很感兴趣,还提到了李师师及一个叫花想容的人,我观其态,似有向往之意。”

对于赵多富提供的这个重要的情报,李梲高度重视,并添油加醋的报告给了赵桓。

赵桓在第一时间将李邦彦、张邦昌等宰执找来商议该怎么应对此事?

李邦彦、张邦昌等宰执都认为,李存喜欢青楼和妓女是好事,他们可以把李师师和花想容给李存送过去投其所好,甚至可以把同样有名的赵元奴和王仲端也大张旗鼓的给李存送去。

这样,一来可以稳住李存,为勤王之师争取点时间,二来也可以污李存之名,将李存打成昏君,一石二鸟。

就这样,李师师、赵元奴、王仲端和花想容就被赵宋王朝给送到李存这里来了,随后东京汴梁城中就传出来了李存索要李师师、赵元奴、王仲端和花想容这四大名妓的消息,并且衍生出来了很多让人浮想联翩的故事。

对于赵桓他们打得什么主意,李存心里跟明镜似的。

人只要是送到了李存这里,李存可就是黄泥湖裤裆,就是李存声明自己没玩过李师师、赵元奴、王仲端和花想容,估计也没有人会信了,而且还会有人鄙视李存:“四大名妓送给你玩,你都不敢玩,你也不行啊,给你机会,你也不中用啊。”

所以,事到如今,李存要不要李师师、赵元奴、王仲端和花想容,恐怕都逃不过这场风流韵事了。

李存派人去将李师师、赵元奴、王仲端和花想容叫来。

虽然李师师并不是四女当中最漂亮、身材最好的那一个。

可李存还是一眼就猜到了谁是李师师。

可能正是应了赵佶对李师师的评价:“假如从你们嫔妃当中挑出一百人,把钗环首饰卸下来,换素妆,让她同样打扮,混在一起,任何人都能一眼认出她与你们的不同,她那种气韵风采,不是仅仅能从面貌和身段的美去体会的。”

李存由衷的对李师师说:“难怪赵佶曾痴迷于你。”

李师师苦笑:“奴家一生身不由己,累了,也倦了,今奴家将生平所积外物尽数带来,献给陛下,以做军资,还望陛下赏赐奴家一安身立命之所,奴家定会为陛下立生词,永世不敢忘陛下大恩。”

赵元奴随后拜道:“奴家亦是如此,同求一安身立命之所。”

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赵元奴,都会联想到性感、完美、温柔这种字眼,仿佛一切美好的形容词用来形容她都不为过,尤其是赵元奴的腰,简直就是杀人的刀。

看着赵元奴,李存的脑中不禁浮现出一个画面,那就是她扭动腰肢走路,绝对是步步狙击。

李存暗道:“极品尤物!”

李存又看向四人当中最漂亮的王仲端,心想:“她这张脸差不多可以打遍朕的后宫无敌手了罢?”

见李存看她,王仲端也拜道:“奴家同求。”

李存看着李师师、赵元奴和王仲端说:“不必害怕,你等为朕带来了任地多金银珠宝,立功甚大,不可不封赏也。”

李存没有含湖,直接就朗声道:“李师师、赵元奴、王仲端听封。”

李师师、赵元奴、王仲端听言,赶紧拜道:“民女在!”

李存道:“封李师师、赵元奴、王仲端为美人,再赏三年俸禄,另赏真珠、美玉、珊瑚、玛瑙、琉璃、花犀、玳冒之属若干。”

见李存如此干脆的就将她们给收了,还很干脆的封了她们美人,李师师、赵元奴、王仲端,包括花想容,全都是诧异不已!

在此之前,四女全都没有想过李存会收她们为妃嫔,以为最多也就是赐给她们一座小院,等李存玩够了她们,就会将她们给忘了,让她们在那座小院里孤老终死。

让四女万万没想到的是,李存竟然毫不在乎世俗的眼光,毫不墨迹的就将她们给纳了。

这一刻,以为自己已经无情了的李师师、赵元奴、王仲端,都不禁有些感动了!

——她们都不是普通女人,明白,一个帝王想要收妓女当妃嫔,得顶住多大的压力,更何况,李存还一次收了四个妓女。

有人可能想问,李存真的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他吗?

只能说,不能说李存不在乎吧,其实李存也不愿意当第一个纳妓女为妃嫔的皇帝。

可事已至此,李存就是不纳李师师、赵元奴、王仲端和花想容,估计也肯定会有李存与四大名妓不得不说的故事传出去。

到那时,很可能会演变成,李存没吃到狐狸,也惹一身臊。

与其如此,李存索性就吃了这四只狐狸。

关键,李师师、赵元奴和王仲端带来的金银珠宝是实实在在的能解决李存此次伐宋所产生的军饷费用。

就这个大功劳,难道还不值得三个“美人”的头衔吗?

说老实话,李师师、赵元奴和王仲端也就是现在给李存拿来了这七八百万缗的金银珠宝,这要是换成李存刚起义的时候,她们给李存拿来这七八百万缗的金银珠宝当军费,就是让李存娶她们当正妻,李存都会……认真考虑的。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刘邦的老婆,陪了项羽两年零四个月,不是照样能当皇后嘛。

铁木真的老婆,被仇人抢走了九个月,回来时肚子都大了,不照样能当大蒙古国的可敦嘛。

所以李存……也接受不了这种事。

李存真没刘邦、铁木真这么豁达。

但话又说回来,赏赐给李师师、赵元奴、王仲端三个自己皇宫当中很常见的“美人”的称号,李存还是能做到的。

再怎么说,这也是当今娱乐圈当中的两大天后再加上一个准天后。

而且,王仲端和花想容还是清倌人,算得上是出淤泥而不染。

总而言之,李存当不来李甲,也不觉得,自己的皇宫当中多了李师师、赵元奴、王仲端和花想容,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些文人还管不到李存的头上。

见李存封赏了李师师、赵元奴和王仲端,花想容冲李存盈盈一拜,说道:“奴婢没有金银珠宝进献给陛下,无法立功,求陛下准许奴婢削发为尼,常伴青灯古佛。”

李存走到花想容身边捋起她黑长的头发,微笑道:“任地漂亮头发,削光多可惜,还是留下,给朕把玩罢。”

言毕,李存就将花想容给拦腰抱了起来。

花想容见此,下意识的就想挣扎。

可就在这时,李存却在花想容的耳边,用只有他和花想容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你不知,你四人当中,朕最中意你。”

李存当着两个天后、一个准天后的面对一个刚迈入娱乐圈的十八线小明星说,你比那两个天后、一个准天后对朕有吸引力。

这让这个十八线的小明星怎么可能不晕乎乎的?

结果显而易见……

……

……

求月票!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