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两百零九章 一往而深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墨山似玉带环绕,弯弯紧连,层层叠叠,墨山派便是在这山脉中孕育而出,也怪不得墨山剑法被称为天下剑宗之首。

通往墨山的天阶就镶嵌在这些层岚叠嶂中,天阶因势而上,大约五六里一转,随山势蜿蜒而上。倘若不是练家子,没几个时辰想要爬上这墨山顶峰是绝无可能的。

在这沁着朝霞的山色中,楚承安迎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将石阶一阶一阶踩在身后。她微喘着粗气,面色微红,一丝细碎的绒发粘了汗,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面容瞧着有几分憔悴,但那一双眼睛灵动而又坚毅。

天阶又陡又长,承安一路往上竟顾得上休息片刻,越往后便越辛苦,但她脚下的步子只增未减。一场恶斗消耗了使她受创,偏她身体未愈便又疲于奔波,内里早已亏损严重。行至拐角处时,只觉头晕眼花,没留意脚下踩到了一块翘起的石板,整个人往后栽去。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她本做好了防御的准备,却猝不及防的跌落到了一个强有力的胸膛中,那里面的一颗心砰砰的捶打着,一声一声怦然有力,就好像随时要破出似的。

这种感觉令她很不安。

“你......”承安的霉头轻皱,话音未落,一只修长的大手揽过她肩头,将她护在怀中。

"你怎么样?还好吗?"

承安的视线在这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上略做停留,随后视线上移便撞上了欧阳擎天担忧的眼睛。

他的眼睛里散布着一些血丝,些许的疲倦,还似有着一丝怜惜!?

很复杂的情绪,承安看不懂。

她没有回答,而是下意识的推开他,退后一个台阶与他保持着尺余的距离,不咸不淡地道了声谢。

客气有余,亲近不足。

欧阳擎天深深而又短暂地凝视她了一眼,慢慢地将手背在身后,偏过头去看向了一眼远处的山脉。再回头已是一副云淡风云的模样,仿佛方才的二人之间的暗流从未有过。

二人沉默了一会,良久,欧阳擎天,才道:“我跟在你身后,你一直没有发现吗?”

他的声音不大,语气平淡,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承安感受到了他的怒气。

为什么会生气呢?她好像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他,而且今日的欧阳擎天看起来怪怪的,与平日里不甚相同。

欧阳擎天在人前人模狗样的,一直给她的感觉是正气不足痞性有余。有时嘴上会蹦出几句不太正经的话,也都是点到即止的玩笑话罢了。她从未当真,她也知道欧阳擎天也未当真。

而今天的他,倒是越发让她有些看不懂了。

承安狐疑的盯着他,不知缘何她的视线不自觉的又落到那只修长的大手上。

"嗯?"

简短的一个音,迎面给人以压迫感。承安压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硬着头皮道:"欧阳大公子功力精进不少,小女子佩服。”

既没有否认也未承认,而是用一句奉承的话堵住了他,让人挑不出错来。

欧阳擎天嘴唇紧抿,眉眼沉沉,沉默了半晌,也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承安与他并没有什么好叙旧的,二人不过利益所需罢了!她收回探究的视线,顺带整理了下衣服,侧身到一旁,让出一边的道路,做了个请的手势。

半晌也未见欧阳擎天动作,承安见他没半点要走的意思,便不再自寻无趣,抬脚径直赶路。

她在前头走着,欧阳擎天在后头跟着,半点也没有超过她的意思,始终与她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起初她还关注下他,后来索性不管他了。道路也不是她家的,人家爱咋走是人家的事。

这一路上每转过一道弯,就可以瞧见树上挂上的红绸花球,喜气洋洋的。瞧着这喜色,承安的心情也好似轻快了不少。

朱乔儿由爱生恨转头嫁给墨风,虽然有些意气用事了,但从种种细节来说,墨风待她是真的上心。若因朱乔儿安安分分的和墨风成婚,那么她可以看在钟直的份上既往不咎。她也可以委屈一下自己,只要确定钟志无恙,她便将自己隐匿于人群,不去刺激她。

可若她因仇恨迷失了双眼敢算计了钟直的话,承安深深地攥紧手指,她不介意血洗当场,让红事变白事。

此刻翻滚的血气,无法平静的内心,她突然涌出外祖父说的四个字,"爱不自知"。

或许只有这样的答案,才能解释她的行径。她喜欢钟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此刻,她迫切的见到他,诉之自己的感受。他们之间兜兜转转,浪费了好多时光,经历过这次生死,她终于看清自己了。

前面传来潺潺的流水声,是一条山涧。

承安嘴皮干到发白起皮,这一程滴水未进。估算下脚程,再拐个大弯应该能到,她打算前去喝口水,稍息片刻再起程。

山涧在石阶的侧坡,没有人工砌的石板,两侧长满了半人高的思茅草。承安一路过去走得并不轻松,当她抵达那时,此刻水边还蹲着一个人。

承安气结,若不是他先她出现在这里,承安都要怀疑他是跟踪她而来了。

欧阳擎天的水袋正从溪中取出,看到承安过来,他从容的给水袋塞上塞子,不急不缓地站起来,扯下塞入腰间的袍子,整理好仪容。

他的动作一气呵成,举止行为看起来优雅而又贵气。

承安微微有些发愣,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

"看到我很意外吗?"欧阳擎天抬了下眉头,向她走近几步,"当初不是讲好了一起结伴上墨山,你半途丢下我我都不计较了,现在为何看我像看生人。"

承安干笑,"那倒不是。"

"那是什么?"

承安没想到他会追问,又是一愣。她刚刚确实有些晃神,他方才的动作令她想起了一个人。

"给!"就在她以为他会深究时,欧阳擎天却笑笑地递过来水袋。

承安的视线再一次落在那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上,欧阳擎天点了点头,示意她喝。

"不用。"承安拒绝的干脆。

就在她掠过欧阳擎天的瞬间,欧阳擎天拽住了她的袖子,并未与她有肢体接触。

"你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你若逞强,到时一头栽入水里,到时我是救你还是不救。"

"若救你,便与你有了肌肤之亲。孤男寡女,今日人多眼杂,传出去是不是你要对我以身相处。"

"想得美!"承安正欲去拽衣袖,欧阳擎天倒是先她一步松开握在他手心摩挲的袖子,不由分说的将水袋拍在她手上。

"我虽家有小妾,家里却正缺一位正妻。英雄救美的事迹传遍墨山,也算美事一桩,我一介男子我吃点亏吧。"

这句话的口吻很欧阳擎天,仿佛之前的只是她的错觉。兴许她真的太累了!

江湖气人出门在外没那么讲究,再扭捏倒显得她不知好歹了。

流水潺潺,微风徐徐,暗香盈袖。

人一放松片刻,便不想动了,层层倦意袭来,她好困呀!

"累了就安心睡吧!"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