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六百一十四章 粮食来了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牟方东。

听到这个李觉口中说出的这个名字的一瞬间,徐云童孔便是微不可查的骤然一缩。

牟方东?

不会吧,居然是.....他?

早先提及过。

在徐云穿越的现实历史中,老郭是23位两弹一星功勋里唯一一位的烈士。

老郭牺牲的时间是在七年后,当时老郭在221基地的爆轰实验室发现了一个有关热核武器的重要线索,于是连夜乘坐飞机返回了首都。

奈何飞机在临近降落的时候突然发生意外,最终失事。

事后某位首长带队的搜救队在清理现场时,发现老郭和他的警卫员二人均已遇难,而且尸体焦黑严重。

但二人却以一个拥抱的姿势,将一个公文包紧紧的保护在了怀里。

当时飞机失事的位置距离地面只有400多米高度,因此这个公文包在老郭和警卫员肉体的保护下仅烧坏了部分边角,内部材料没有任何损毁。

据当时负责接机的小车队长邵春贵回忆:

“(两具)尸体完全烧焦了,脸成了一个黑煤球,耳朵都掉了,都不像个人,黑疙瘩一样,完全认不出来是谁。”

“他(老郭)是个花白头,他那时候59岁吧,头后头有一片都是白的,躺着连着嵴梁那块没有烧完,剩一点点头发,认出来是他。”

“他和另一具尸体抱在一起,后来从他们的胸口找到了一个包包,当时就被保密处的人带走了。”

而那位与老郭相拥的警卫员,正是.....

牟方东。

作为1942年生人的牟方东,牺牲的时候方才26岁。

他入伍的时间很早,可以寻找到的资料不多,在基地时化名王京的王淦昌老爷子曾经对这位烈士做过一些简单的回忆:

“他一直跟在友来身边,很少说话,只认识七八个字,但一直在省钱买字帖,说以后要给他妹妹练字,也不知道后来优抚处的人有没有把它们寄回去。”

老郭失事时乘坐的是尹尔-14飞机,这种型号的飞机虽然滑翔能力比尹尔-12好点儿,但依旧相对有限。

飞机出事的时候还临近降落,航速不快,因此理论上400米的坠落距离,留给老郭和牟方东反应时间顶多就二三十秒。

这么短的时间内牟方东能义无反顾的与老郭抱在一起,用生命保护这份资料,足可见他的觉悟之高。

不过此时此刻。

徐云的心中除了对于烈士的崇敬之情外,还有一股化不开的疑惑在翻腾:

老郭的警卫员到了自己身边....那么老郭和牟方东是不是就不会出事了?

实话实说,这其实也是徐云穿越以来一直在意的一件事儿。

毕竟如今距离老郭原本出事还有七年时间,按照时间来计算,那时候的热核武器必然会提前问世。

也就是老郭不需要再为了提交资料,而登上原本的那架飞机了。

但是.....

谁知道老郭躲了原本这一劫,时空的意志会不会又让他倒在另一次事故上呢?

如今随着牟方东的出现,这股疑惑在徐云心中愈发浓烈了起来。

这到底算不算是已经改变历史了?

毕竟副本给自己的时间只有四年,万一徐云走了以后牟方东又变成了老郭的警卫员,那岂不是没啥变化?

蓦然。

徐云的脑海中又想到了另外一个人物:

杨开渠。

对啊,怎么把这位给忘了?

原本历史中的杨开渠将在明年二月去世,但如果能让杨开渠多活一段时间......

那不就证明除了科技成果之外,一些个人的非涉政劫难同样可以改变?(审核大老请看看我这满满的求生欲)

意识到这点后,徐云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

随后他深吸一口气,将心绪收回现实,看向了一旁的牟方东:

“方东同志,今后恐怕就得麻烦你多照顾我这个半残疾人了。”

徐云的这番话带着一些打趣的意味,但牟方东却当真了似的,整个人刷的一下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徐云标准的敬了个礼:

“首长好!时刻等候首长指示!”

很明显。

这位警卫员有些“愣”。

一旁的李觉嘴角则扬起了一丝笑意。

这段时间他也看出来了,徐云这人最没辙的就是牟方东这种公事公办的死心眼儿。

接着他考虑到徐云可能因为牟方东的年龄而心有顾虑,便补充道:

“小韩,你别看小牟年纪不大,他的本事可不小呢。”

“他的师傅是参加过抗战和半岛战争的一位兵王,万岁军出身,小牟是他最得意的弟子。”

“今年年初小牟还通过了首都方面的考核,按照原先的安排,将会成为某个首长的护卫。”

“不过组织上考虑到你的情况特殊,所以还是把小牟调到了基地。”

“当然了,小牟不是一个人来的,这次有不少领导的警卫同志都进行了更换。”

李觉的最后一句话主要是担心徐云乱想,比如说脑补成组织上派了个人监视他或者丢心灵控制啥的。

不过徐云显然不会这样想。

一来他对于所谓的监视本身无所谓,他来副本的目的就是为了给组织输送知识。

只要别看他脑子里存的色图和番号,其他内容他巴不得组织上全知道的一清二楚。

二来则是他对牟方东的事迹有所了解,他的使命确实只是护卫安全,而非像燕子或者乌鸦那样私下里另有所图。

见此情形。

李觉便又顿了顿,继续道:

“总而言之,小韩,今后你的日常事务交给小牟处理就行了。”

“要是有什么事儿想找我和老郭或者其他人,不用和之前一样大老远的跑过来,可以直接让小牟先来联系,确定人在了以后再过来。”

徐云自无异议。

李觉和老郭都是基地的大忙人,职工医院和厂办之间又没有电话可以使用,因此过去这段时间确实出现过徐云有事想找李觉老郭,但到了以后却发现人不在的情况。

要是有一个警卫员能帮忙事先联络,确实相对要方便一点儿。

而到了这一步,李觉今天留下徐云的目的便已经达成的七七八八了。

随后李觉又简单的将牟方东的宿舍位置,待遇级别等信息和徐云介绍了几句,今天的谈话便就此散场了。

离开办公室的徐云在牟方东的协助下很快回到了职工医院病房,并且将牟方东介绍给了乔彩虹、林宇医生以及同一病房的杨开渠。

一夜无话。

...........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

新来的基地组新成员们也先后进入了自己的项目组,开始交接起了会议上安排的课题。

在会议结束的第三天。

剩余一批次的1500多名职工正式抵达基地,基地的职工数也正式来到了14742人+723头。

接着在第六天上午。

还在被窝里睡着大觉的徐云,便被老郭匆匆吵醒了:

“小韩,好消息,好消息啊!”

徐云见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却不小心按到了一处烧伤的伤口上,误触伤口的痛感让他整个人瞬间清醒了不少:

“郭工,什么好消息?美乐帝脑洞大开了?”

“那倒不至于。”

老郭闻言摆了摆手,解释道:

“我看那孙子混碰乱跳的,应该还有两年气数,最少还能活到后年年底吧,爱笑的人没这么快嗝屁。”

“我说的好消息是.....粮食到了!”

“粮食?”

徐云微微一怔,旋即便明白了老郭的意思:

“郭工,您是说...毛熊那边的冬小麦已经到了?”

老郭用力点了点头,整个人看起来相当兴奋:

“没错,昨天夜里悄悄到的基地,全程都打枪滴不要。”

“当然了,基地领导层都有得到临时通知,不过昨天你不是刚打完注射液么,所以就没把你喊起来。”

“刚才我收到了通知,送来的粮食经过搬运已经差不多都送到仓库了,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听闻此言。

徐云的眼中也立马浮现出了一丝激动:

“当然要了,这可是粮食啊!”

这也由不得徐云不激动。

在眼下这个时代,没有什么比穰穰满家、粮堆满仓更令人振奋的消息了。

更别说正是为了这批粮食,徐云方才搞出了如今的这一番大阵仗。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批粮食可以算是万恶之源了。

因此徐云很快穿好衣物(别问裤子怎么穿的),接着在乔彩虹和牟方东的陪护下,很快与老郭离开了医院。

运输物资的火车停靠的地点在十一或者十二厂区,不过粮仓的位置则在紧靠总厂的十七分厂。

毕竟其他分厂多多少少都会因为研发职能的原因存在一些安全隐患,总厂作为基地政务中心则相对安全很多。

同时这种毗邻的位置也方便于物资的调动,很多时候有新物资到了各个分厂来总厂一开会,分配完各自的份额就可以直接去仓库领物资了。

半个小时后。

徐云和老郭等人便抵达了十七分厂的仓库。

金银滩草原的面积相当广阔,因此基地在库房方面也下了大手笔:

十七分厂的仓库一共有七间,每间的占地面积都在两千平米往上,高度则在六七米左右,外观则各有不同。

此时此刻。

一间顶部是三角形蓝色屋檐,底部呈长方形的库房外

,正停着十多辆徐云很熟悉的CA10运输车,车子前后则有大量的青工在忙碌着。

“谁来搭把手!这包的袋子有点儿破了!”

“草,这里有头老鼠!快打死它,别让它祸害了粮食!”

“王华!板车再推过来一辆!”

“一、二、三....嘿deisei!”

各种嘈杂的交流声与一股黏腻的汗味结合在一起,却莫名的显得很有活力。

来到仓库外后。

老郭朝周围飞快的环视了一圈,最后目光锁定了一位个子瘦小的中年女性,朝对方挥了挥手:

“夏厂长!喂!夏厂长!”

老郭口中的夏厂长原本正站在一辆三轮板车边,一只脚刚跨过座位呢,闻言立马停下了动作,抬眼朝老郭他们看来。

见到老郭后此人明显脸色一喜,顺手招来一位青工将车子交给了他,自己则快步向老郭走来:

“郭主任,您来了!”

老郭待此人走近后与她握了个手,又对徐云介绍道:

“小韩,这位是十七分厂的夏敏厂长,参加过不少次基地的例行会议。”

“夏厂长,这位是韩立同志,基地现任特聘顾问,他身边的这两位是牟房东同志和乔彩虹同志,韩顾问的警卫员和护理护士。”

夏敏闻言很快点了点头:

“韩立同志,我们又见面了。”

徐云同样很客气的朝她握了个手。

之前提及过。

基地内如今的特护病房只有两间,一间住着徐云和杨开渠,另一间住着一位因为爆炸事故而截肢的炸药工程师王立明。

那位叫做王立明的工程师,便是夏敏的丈夫。

王立明的病房就在徐云那间隔壁,夏敏每到下工后便会到病房照顾丈夫,所以别看徐云和夏敏在业务上交集不多,但二人见面的次数倒是不少。

除了老郭李觉之外,徐云和夏敏见面的频率甚至还超过了陆光达。

随后在夏敏的引导下,一行人很快走进了面前这间巨大的仓库。

这间仓库的高度比其他那些六七米的同类型建筑要高一些,大概有十米左右,徐云原以为内部会被分成好多层。

但走进仓库后才发现,这间仓库内部其实也只有一层而已。

没错。

只有一层。

也就是建筑最少有超过80%的高度其实是空着的,看起来似乎有些....浪费?

不过徐云的这个疑问在内心只是转瞬即逝,很快他便将目光投向了面前的仓库地面。

只见此时此刻。

以他们所在的入口为起始点,几人面前存在着一条宽度大概有三米左右的开口通道。

而在通道的两侧,赫然可以见到密密麻麻的澹黄色棉麻袋,以及.....

浓郁到令人发醉的麦香。

..........

注:

今天在实验室忙了一些事情,找盲人按摩店理疗差点被坑,换了三家店才找到一个会针灸的,明天开始加更,八千字起步。

别忘了月票加更的活动,应大家要求27万字那档的月票数下调1000张,能达标这个月就27万字。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